手机知识

您的位置:首页 >> 手机知识

藩国吉春br偶然机会

来源:金山手机网 时间:2020.07.14

吉春

偶然机会,周侠见到河北光达公司一纸信息,收购一分、二分、五分硬币,一分每枚100元,二分、五分每枚50元,价格之高,令人惊喜异常!

于是,周侠便把家内攒下的硬币搜寻出来,昼夜忙碌地分类,按分值和年代数清包好。一计算,好家伙,可挣七、八万元!他高兴得半夜睡不着觉,浮想联翩,做起了发财梦:假如成 交,用这笔款可购一套三室一厅的住房,一家四代人再不拥挤了,他可以有个象样的书房;或者买个便宜的小汽车,双休日拉着全家大小去旅游、兜风,自己掌着方向盘,多神气,多 威风,甚至高呼:“周侠大款爷来了”!或者什么都不买,悄悄存入银行,三年转三年再转 三年连本带息地存,到第十个年头保证翻一翻,就可拿到十五万元左右……

好梦醒来,正准备按地址、邮编、联系人回信夹寄10元(人家不让汇款),索取详细合同。又一想,亲自去一趟石家庄,免得上当受骗!

周侠在西安售票处购了一张42次特快旅游空调车票。

在西安火车站候车室内等时间,两个小青年坐在他旁边。闲谈中,周侠无意中发现这是表示对阿里云OS的支持小青年手里拿着车票和保险票,忙索要一看,才知自己怎么未买“铁路旅客人身意外伤害补充保险凭证”,便急忙托一位小青年去售票处代买一张2元的保险票。

周侠拿到保险票后,一边候车,一边详看凭证上的内容:人身意外保险金额3万元人民币,意外伤害医疗费3万元人民币,盖着“中国平安保险公司(西安)业务专用章”,下注“本凭证为旅客索赔依据”;背面印着“铁路旅客人身伤害补充保险须知”,保险期限为自持有效车票剪票进站或上车购票后开始至到达车票载明旅程终点出站为止,保险为因意外事故导致旅客人身伤亡时,保险人在保险范围内付全部或部分保险金,索赔手续为旅客发生意外伤害事故后应立即通知铁路部门或平安保险公司,并填写出险通知书,提供车票及铁路有关部门及事故鉴定证明;还有公司地址和号码。

开车后,周侠装好车票和保险票,坐在舒服的位子上,闭着眼睛,想入非非:

突然火车相撞,车毁人亡,索赔3万元!夜晚,猛地上来几个歹徒,手持枪、刀,逼人掏钱,如表情不悦,慢慢不掏,就被挨上一刀,鲜血流出,生命垂危!可索赔医疗费3万元!不,不,最好是撞成轻伤,不要死,死了要那3万元干啥?歹徒最好不要捅到心脏、脑子、下身等要害部位,也不要将右手砍掉……总之要轻伤还能拿到3万元索赔。

一觉醒来,火车到站石家庄,一切意外事故均未发生。他叹息道:“白撂了两块钱!”

一到石家庄,他便约老刘作伴,找到供销学校,饭没顾上吃,就爬上三楼,当找到318室时,使人惊呆了:房门大开,人去楼空,满地狼籍,纸片乱飞!问了几个学生,有的不答,有的说搬到大门口一楼,他们又急去找寻,但就是找不见人。周侠不死心,发财心切,突然看见对面挂着:“学生管理科”的牌子,前去一问,学生科长介绍到保卫科,边走边想,这下坏了,盘问咋办?又一想,没有牵连,仅问问是真是假而已。保卫科同志并没有盘问,而是说明了这件事的情况:光达公司并没有和学校商量,便私自盗用学校名义、楼号、印

制10万专用信封,已向全国发了5万封,辽宁一妇女带硬币来找,又有外省一小学生悄悄跑来……并指着桌子下边未发出的一纸箱信封让我们看。他们瞧了一眼,急忙告辞离校。

发财梦破灭了!

?

八月的田野,暑热退去,凉风吹来。

周侠在“田”里,一手端着脸盆,一手抓着脸盆中白生生的“尿素”,正在给玉米杆的根旁点化肥,人称“入籽肥”。

尽管凉风吹着玉米叶子哗哗作响,但玉米杆长高了,密密麻麻,还是有点闷热。周侠不时的点化肥,不时地擦汗。

劳累了一天,腰酸腿痛,周侠躺在炕上想开了:听说印刷可挣钱,如今改革开放,农村忽然热闹起来了,跑生意的,办作坊的,虽说小打小闹,但比捏锄把的庄稼汉挣钱多得多,何不试试呢?

周侠不安生农业了,决心跳“农”门,整夜失眠了,他那粗糙的大手,不停地搓着头发,想入非非……

?

几天时间,周侠丢开了农活,东跑西走,联络了王三、李五,办起了印刷厂。这印刷厂,建在一间农舍里,寒碜得很:一台从正规厂家退休的圆盘机,

“哼哼哈哈”地喘气,印着卡片、票据和学生作业本。

两个雇来想抓“现成”的工人,见机子老化,挣不下钱,便愤愤地骂娘,袖子一甩去了。

合伙的“股东”,见前景暗淡,不愿睁眼向井中跳,吵着要散伙……

周侠眼窝深陷,头发与络腮胡连成一片,象黑旋风李逵,又象蓬头鬼。但他是个硬汉子,不失威,对着想散伙的朋友吼道:

“去你娘的脚!想滚的滚远!老子一人撑!天塌下来不要你们管!”

周侠思之再三,觉得当务之急是找“米”下锅,有了印活,才能挣钱。他自言自语地说:“我就不信,偌大个文化古城,几百万人,书店林立,黄楼高耸,就找不下一点米?”

古城西安,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周侠夹杂其中,边走边看,每见书摊、书店,便翻阅一通,询问来询问去,观察着买书的男男女女的兴趣。入夜了,大街小巷一片金光灿烂,尤如白昼,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周侠仍在大街上溜达。忽然,前边一家书店门口,一片人头攒动,众多的红男绿女,争相购买“数学游戏卡”。

一个买到手的雇客向周侠介绍:“这种卡神秘极了!能查出每个人的姓名、年龄、婚姻、职业、子女多少和未来吉凶。”

周侠灵机一动,挤入人群,五角钱争购了两张小纸卡。他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觉得十分荒唐:“这那是数学?分明是迷信品!”

第二天一早,周侠乘火车赶回龙山镇。休息了许久的印刷机,日以继夜的哼哼着,一万张“数学游戏卡”印了出来,运往西安,换回了大把的票子。

从此,周侠脑子开了窍,印了几宗“不登记、不申报、不纳税、不印本厂名子”的热门活,挣了一大笔钱,成为方圆二十里的“企业家”。

今非昔比,乌枪换炮。

占地五亩、投资近三十万元的“彩印厂”拔地而起!

这时的周侠,踌躇满志,悟出了“发财”的招法:“当个拼命三郎,敢打敢干,敢冒大风险,才能挣大钱!古人云:令世间所有美物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嘛!”

黄楼印刷厂,印出了黄色的东西:

《蛇女》15000册!散布西安各个角落;

《毒手》(上、下册)15000套!销给西安假肢人;

《一个少女的自述》(即《少女之心》)10000册!

《早××露》连印三次,30000册!销往西安、长沙、山东等地;

还有《×××回忆》10000册、《看面相》10000册、《人生预测》1000 0册、《上海小香滨》和《1605》的假冒商标……

这正是:只要捞大钱,那管毒汁四溅!

王三、李五在周侠挣大钱之后,来厂闹事,索要“股红”!

周侠虽然暗暗欢喜,但却隐隐感到危险!他一算账,觉得还有两宗贷款未清,便考虑再三,想出了个“金蝉脱壳”之计。他顺地滚,将印刷厂承包给王三、李五,每年承包金33000元,其中20000元可用“畅销书”代替。

王三、李五上任,向工人“约法三章”:印的书名不准向厂外任何人透露;

印的书不准私拿回家;印刷中不准观看书的内容。违者,不发工资,还要赔款1万元!

一本《××团》的 ,从西安胶印好封面,本厂印好内文,装订了20000册!

这个书,每册以1元印价交给周侠,顶了20000元承包金。

周侠以推销员的身份又来到西安东六路书市,正在与书商秘谈价格,不料一双铮亮的手铐锁住了他的淫手,新城公安干警从他包内搜出了《××团》、《早××露》 ,进而捣毁藏书窝点,将其投入监狱!

警车鸣叫,驶过公园,直进汉市监狱。

周侠站立在值班室内,还有一块送来的外号叫“翻墙”的盗窃犯。

值班室管教说:“把鞋脱掉!把裤带解下来!把身上的东西掏光!”

“周侠”、“翻墙”迅速脱下皮鞋、解下裤带、掏出钢笔和纸片。

值班室管教说:“在门口‘警戒线’面北站直,喊:‘报告班长’!”

周侠、翻墙喊:报告班长!长!

值班室管教说:“不齐,另喊!”

周侠、翻墙喊:报告班长!

二层楼上的持枪武警,走到室内,按了电钮,铁大门从中间分开了,露出一条能过两人的缝儿。

值班胖管教领着“周侠”、“翻墙”二犯一直向北走,走到提审带铐处站住。胖管教向老年管教示意了一下,返回了值班室。

老年管教让二犯面朝西边圆洞门,喊:“报告管理员!”管教西楼的办公室是平房,简陋而阴暗。

一个管教收了纸条,“周侠”是西上8室,“翻墙”是西下5室。

在周侠、翻墙往各自的监室走的当儿,西下有的监室铁栅门口站着室长(监室犯人头),争着喊:“来!到我这监号来,只要交钱,保证不打你!”

管教制止。

不管怎么喊,初入监的人有一种恐惧感,仍然小心地走向分配的监室。

周侠从东墙根上了二楼,楼梯边都用铁棍焊成走廊形,靠二层楼头,有铁栅门锁着。

西上8室出来个小头目,开了楼道门锁,放周侠进了第一个房。

周侠的眼睛飞快地扫了一下室内,见四个人在靠门口的铺板上打扑克牌,其他人都端坐着。他很有礼貌地向大家鞠躬,站着。

一个小头目说:“去,蹲在茅坑下边。”

周侠乖乖地蹲在那儿。

快吃晚饭前,那打牌的四个人停了,有三人回西边号子去了,听说是监室头目。

本号子打牌的人,快走向茅坑时,“河南”飞快地从茅坑边取下绿色塑料痰盂,示意周侠躲开。

田头目小解是站着的,尿滴发出有节奏的响声。

开饭了。一个叫“宁涛”的人,将一只白兰花色和一只红色的大塑料桶,拿出监室,放在走廊上;短期服刑的犯人提上来一铁桶芹菜汤,倒在红塑料桶中,由宁涛提回监室;这时,二号头目说声:“下去!”人们乖乖地蹴排两边;

小头目从北边窗台上取下小红塑料盒,大约20个左右,分放在饭桶的边上;

二头目开始用一带把的塑料缸舀汤,往北传递。

二头目说:“钳子,你和老汉(指周侠)用一个盆!”

钳子急忙说:“是!”

菜汤都喝完了,蒸馍才从楼下递上来放在白兰塑料桶里,宁涛提进来,

一个一个扔向饥饿的人犯。麦面馍,很大,一个足有三、四两,略黑一点,吃起来有点酸味。

人们狼吞虎咽,几分钟便吃光了。

周侠吃不完,给身边的“河南”掰了一块。

“河南”的鹞子眼飞快地扫了一下南边的头人,无人看北边时,才暗中接了馍块。

大约下午5时后,管教下班前到监室点名,号子内立即蹴好,三排对齐,三头目领叫。

趁管教干警来到门口前,三头目说:“老汉,点名你接着南边人喊,报数,声音要宏亮,站起来又蹲下。”

周侠说:“对!”

马管教出现在门口。三头目立即站立喊:“报,报告管教,西上八共20人!”

马管教:“没什么事吧?”

一个一个齐声喊:“没有!”

三头目立即将擦得贼亮的黑皮鞋提到监门口,从栅缝递给马管教。马脱了布鞋,穿上皮鞋下了楼。

周侠看夜幕降临了,心内想着是不是会挨打?

但出乎所料,没有人打他。

二头目说:“老汉,你今晚值班,不准睡觉!”

周侠说:“对!”

二头目说:“墙上贴着监规,你三天内要背会!”

周侠说:“对!”

一整夜,电灯亮着,铁栅门开着,大头目铺着10床新被褥,二头目、三头目铺着四五床新被褥,四个小头目铺着二床半新被褥,其他人按入监迟早铺一床褥,两三个人盖一床被,或睡在铺板上,或睡在床边水泥地板上卷曲着,

发出轻轻的鼾声……

周侠坐在茅坑沿上,双眼盯着铁栅门外,看见在南楼顶上,焊着一个铁栅形的通道,武警战士穿着大衣,肩挎长枪,在北风呼啸中,来回走动,执勤看守。看累了,周侠又默诵起《监规》来,反复默诵了5遍,便背熟了。

田室长在抽查着本室人犯的背诵《监规》程度,以准备全所的《监规》、《行为规范》的比赛。

田头目说:“‘河南’!你把《行为规范》背过了吗?”

河南说:“背熟了。”

田头目说:“《规范》共多少条?”

河南说:“61条。”

田头说:“好,所上比赛时,你代表西上8室背《规范》。”

河南说:“中!”

田头目说:“老汉!把《监规》背过了吗?”

周侠说:“背过了,个别字可能不准确。”

田头目说:“背第四条!”

周侠说:“‘四、自觉接受改造。不准拉帮结伙,不准抢占他人食品和财物,不准欺压、 、殴打他人。’”

田头目说:“背第七条!”

周侠说:“‘七、讲究监室,个人卫生,保持整洁,不准乱放衣物,不准乱写乱画,不准破坏监所设施。’”

田头目说:“是‘严禁破坏’!”

周侠说:“对,是‘严禁破坏监所设施’。”

这时,马管教从楼下对田头目说:“8室都到楼道放风,晒太阳。”

共 16 2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狱中梦》描述了一个发财心切,不务正业的农民周侠在屡次想发财的途中不成功,最后靠印刷黄色书籍挣钱被抓进监狱的事儿,详细描述了周侠在狱中的所见所闻,揭露了监狱管理的阴暗面。问好老师!祝您创作愉快!【:小红】

1楼文友:201 - 08:12:10 感谢作家小红关于《狱中梦》 详细描述了周侠在狱中的所见所闻,揭露了监狱管理的阴暗面 的按语! 世界文化名人、著名史学家、文学教授、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世界文学艺术家协会荣誉主席吉春

武威哪里治疗白癜风
泰安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伊春白癜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