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识

您的位置:首页 >> 手机知识

流放之影第二百九十八章生死3

来源:金山手机网 时间:2020.08.08

流放之影 第二百九十八章 生死(3)

“当当!”

长剑和狼牙棒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火星伴随着逸散的斗气一起飞溅开来,在不使用自己的其他特殊手段的情况下,这一击梅里亚并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反而对方狼牙棒上传来的沉重力量,真的自己虎口一阵疼痛。

梅里亚的心中不免有些骇然,这罗亚领的部队,居然能够组建出一支完全由拥有斗气的士兵构成的战力,幸好这部队的规模并不是很大,否则死亡峡湾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盖伦跟在梅里亚的后面,一起来到了战场。在刚开始激战的时候,盖伦并没有直接找上这些拥有斗气的精锐士兵,而是专门屠杀对方没有防护能力的士兵。直到在盖伦身边倒下了几十具尸体之后,才有一个精锐战士注意到他。于是两人就在一片低洼的废墟中纠缠在一起。

那个罗亚军士兵使用的同样是狼牙锤。可是却不是普通的铁柄。这家伙的狼牙锤是用铁链连接地,十分地灵活。好像流星锤一样地挥舞起来。盖伦这种普通的军刀,面对这种武器就非常头疼。

这个士兵用的流星锤,非常地凶狠。上下左右前后,招呼地全部都是盖伦的要害。他还故意将流星锤从地上的浮土中掠过。让流星锤带起阵阵尘土,向着盖伦挥洒过去。从杀人地角度来讲,这个士兵绝对是专业的。盖伦甚至在他脸上看不到丝毫的狰狞。流星锤上下前后流转不断,逼迫着盖伦步步后退,他尝试着用战刃挡了两下,结果伴随着叮叮两声脆响。震得他的双臂发麻,眼前一片金星。

“你个杂碎,有本事就用刀和老子来打!”盖伦忍不住发出了挑衅。

“哼,你当我是傻子?你觉得不公平的话,你去找一个锤子过来!”然而对方根本不吃这一套,只是冷笑了一声,继续对盖伦发起了进攻。

后面的威尔、基鲁等人,都将箭术施展到了极限,出手就是连珠箭。在他们的手中,弓箭拥有不下于弩机的射速,但是却拥有远超弩箭的威力。一枚枚的箭镞呼啸而去,前面的罗亚军不断的有人倒下,可是却不包括那些彪悍的精锐士兵。长期在战场厮杀出来的人,对危险都有一种天生的经验,可以及时的避开正面袭来的箭镞,而且这些战士的甲胄防护非常好,从头到脚,将他们都包裹地严严实实的,只有小腿、面门、脚踝等地可以作为袭击的目标,自然减少了被命中的机会。威尔数次都想放冷箭射那个和梅里亚缠斗在一起的士兵,可是数次拉开弓弦,都找不到放箭的机会,最好只好遗憾的将箭头对准了其他的罗亚军士兵。

嗖!

这个时候,在威尔身边的基鲁突然一松手,箭镞呼啸而去,正中另外一个战士的面门。这个士兵就是和盖伦鏖战的那个。他正在全心全意地和盖伦周旋,而且稳占上风,飞舞的狼牙锤将盖伦死死地压制住,还有一些普通的士兵从盖伦身后绕了过去

,想要前后夹击。可是这枚突如其来的箭镞,帮盖伦扭转了当前的危险局面。箭镞深深的射入了目标的脸颊,可是却没有立刻产生停止作用。那个罗亚军的战士倒也凶狠,即使面门中箭,依然在坚持战斗。

硕大的狼牙锤狠狠地舞出,正好撞到了盖伦的军刀上。经过这一阵和对方的周旋,盖伦力气被大量的消耗,再加上他的小腿上本来就还有伤,被对方的狼牙锤一撞,军刀差点脱手。他当然不敢让武器脱手,于是死死抓住,结果向后的劲头居然带得他向后倒下。那个罗亚军士兵转眼又攻上,盖伦躲闪不及,急忙在地上一滚,堪堪避过了对方甩下来的流星锤。

噗!

狼牙锤凶悍地砸下来,刚好砸在盖伦的身边。本来就松软的土地,将狼牙锤深深地陷在了里面。那个士兵将狼牙锤一挑,无数的灰尘飞舞起来,刚好遮住了盖伦的眼睛。盖伦从地上爬起来以后,眼前全部都是飞舞的灰尘,也没有了进攻的机会。狼牙锤转眼间又杀到他的面前,盖伦本能地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身体向后一倒,狼牙锤几乎是贴着他的身体横扫了过去,狼牙棒上锋利的尖刺甚至在他的铠甲上留下了几道清晰可见的白痕。

嗖!

第二枚突如其来的箭镞,再次射中了那个士兵的面门。两枚箭镞几乎是并排的,分别射入他的鼻梁两侧。由于箭镞使用的是精铁箭头,杀伤力和穿透力都比普通的箭镞要强化不少,箭镞射中的地方,鲜血如注。虽然头骨是非常坚硬的,可是在近距离内,箭镞还是很有力量的。这个罗亚军的精锐士兵终于摇晃着倒在了地上。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盖伦的腿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但是这个时候盖伦已然顾不了这么多,冲上去就将刀子狠狠地扎进了对方的喉咙,黑红色的鲜血瞬间喷涌了出来,这个罗亚军士兵脸上的肌肉都狰狞地扭曲在一起,双眼死死地盯着盖伦,旋即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这些血液同时也落在了盖伦的脸上,盖伦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亲卫军的战斗素质和对方比起来还是有所差距的,如果对方同时也拥有马拉萨帝国铠甲,那么今天战死的就是他了。

冲上前线的都是亲卫军的士兵,其他被选上来参加进攻的士兵们惊骇地看着眼前的战斗,这些罗亚军士兵的素质完全超过了他们的想象,在没有炸药包轰炸的情况下,这些精锐部队的战斗力完全发挥了出来,哪怕是亲卫军的士兵,也要形成二对一的局面,才能刚刚好和对方打成平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隐忍着的普朗克出手了。

出手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还有他带领着的士兵,这些士兵手中的武器不是刀剑,也不是弓弩,而是长矛,这些长矛的作用并不是戳刺,而是投掷。将长矛当做标枪使用。在这种复杂的厮杀环境中,遍地都是武器。随手就可以捡到。长矛投掷出去以后,马上又可以从地上捡回来。在这么短的距离之内。投掷出去的长矛,绝对要比军刀的杀伤力强太多了。罗亚军士兵的甲胄防护能力虽然好,可是面对破空而来的长矛,还是显得非常地脆弱。面对这些长度达到一丈多的沉重长矛,哪怕是最彪悍的士兵,一旦被长矛刺中,那也只有惨叫丧命的份。

在长矛兵的帮助下,和梅里亚缠斗在一起的士兵,也是被这强横的标枪射中,梅里亚趁机解决了对方,这时候天色已经微微亮,梅里亚从后面看过去,只看到罗亚军黑压压的人头,根本看不到尽头。亲卫军的士兵不断地向前冲,前面的罗亚军士兵则不断地加强反击,双方在罗夏关所原来的围墙废墟上你争我夺,难解难分。在两军相错的地方,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在不断的厮杀中,没有一具尸体是完好的,不忍目睹。

威尔从梅里亚的身边经过,冷峻的说道:“大人,敌人的可能超过三千了。”

梅里亚点点头,却没有说话。

敌人的兵力实在是太多了,多得让人头皮麻,多得让人几乎窒息。只有罗亚领主亲自来到前线,带来罗亚领的全部军队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拥有这么丰富的兵员,她不相信原本驻守在这里的阿曼尼还敢保存这么多的主力部队。

“大人,我们怎么办?”威尔沉声道:“我们的士兵,伤亡也不小。”

在缺少炸药包支援的情况下,波尔城军队人数上的劣势暴露无遗,而且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战,现在还没有将整个关所都抢回来,面对敌人新一轮的冲击,如果再不撤退的话,很有可能就是全军覆没的结果。

突然间,率领士兵已经冲到了前面的普朗克,遇到了一个精锐士兵的袭击。那个士兵使用一把硕大的大砍刀,一刀劈向普朗克的胸膛。普朗克正在高奔跑中,根本没有来得及抵挡。那个士兵的大砍刀,在凌晨的微弱光线中,闪烁着死神的光芒,刀刃的表层还镀着一层淡淡的橙色斗气。普朗克的身上可没有马拉萨铠甲,如果被他一刀砍中,绝对是一刀两断,就算神仙都救不回来。然而,向前冲的普朗克,已经不可能蹲下,又或者是向后仰倒。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普朗克下意识的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动作:他向上跳起。结果,大砍刀的刀尖从普朗克的小腹掠过,带起了一道凌厉的血雨,萧骞迪跟着无力的坠落在浮土中。

那个士兵还要赶尽杀绝,向着普朗克冲过来。就在这个时候,金妮突然从侧面冲了过来,狠狠地撞在了那个士兵的身上,金妮的身体和对方同时倒下,但是金妮在地上打了个滚,从自己的背后抽出了两把弩机,伴随着一阵弩机喷射的嗡鸣声,连续十根弩箭喷射而出,直接封锁了对方逃脱的所有方向,一连串血液从对方的身上喷射出来,梅里亚也正好赶到,直接一刀结果了这个士兵的性命。

“快!抬走!”

梅里亚低头看着普朗克,发现他的小腹已经被完全割开,里面的内脏都流了出来。生命的损失,就在这转眼之间。他冷静而熟练的将普朗克身体上的灰尘拂去,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来,盖在伤口的上面,以免有更多的灰尘落下。他同时将普朗克的伤口尽量地捂合在一起,跟着让人找来一块木板。现场都是废墟,木板几乎随处可见,在这过程中,普朗克地状况很不乐观。脸色苍白地好像是这凌晨的天色,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听不到旁人的呼叫。

梅里亚摸他的鼻子,呼吸也是若有若无,随时都可能停止呼吸。

很快有士兵将普朗克抬走,作为普朗克曾经的上司,金妮的脸色也很难看,她也被不能接受在这里损失同伴的结果。

目睹这一切,刘鼎地眼神非常地沉静,他知道自己必须做出判断了。如果没有炸药包和地雷的协助,鹰扬军在糁潭肯定无法抵挡淮西军的猛攻,甚至有可能全军覆没。正是连串的爆炸,才将罗亚军的过半的兵力都消耗在升腾而起的黑烟里面。更重要的是,炸药包对敌人能造成很大的心里震慑,没有了炸药包的轰鸣声,这些罗亚军的士兵冲杀起来更加悍不畏死。

在击退了敌人的精锐部队之后,亲卫军的战士们不断的用连射的弩箭进行射击,将涌上来的敌人纷纷射死,可是,他们依然无法阻止凶悍的罗亚士兵,因为敌军的人数实在太多,恐怕连炸药包都不能阻止他们前进的步伐,何况是几十个人的弩箭?如果不是泰兰娜尔改良了普通弩箭,将弩机做成了可以连射的形态,这个时候他们就已经要和敌人肉搏起来了。

梅里亚目光熠熠地凝视着远处黑压压的罗亚军人头,嘴角不断的抽搐着,咬牙切齿的想要说些什么,脸色明显有些不自然,但梅里亚深吸了一口气,脸色逐渐平静下来。她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波尔领刚刚成立不久,这个时候,显然不是把兵力全部浪费在与敌人火拼上的时候,而且这种肉搏战,吃亏的其实是他们,大不了,将罗夏关所拱手让出,在波尔城的城防工事之下,他们完全有和敌人再战一场的机会。

“撤!马上撤!”梅里亚冷静地说道。

“大人,我们还能再战!”盖伦有些不甘地说道。

“我让你们撤!听不懂人话么?”梅里亚咆哮出声:“波尔城士兵的生死,还不是你能决定的,我不能让战士们白白死在这里!如果你想死的话,你可以一个人留下来战斗。”

“撤退!撤退!”

其他几个军官,都高声发出了撤退的指令,他们甚至不能将战友的尸体背回来,罗夏关所的战斗,似乎就这样即将告一段落。

梅里亚回头看了一眼变成废墟的罗夏关所,双眼中闪动着莫名的光芒。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放之影》,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灰指甲疼痛脚趾肿怎么办
柳州治疗白癜风去哪里
月经后期吃什么排淤血